董才平:中天,赢在转折点上
【发布日期:2009-10-27 14:06:38】

2009-10-27

 记者:观察中天钢铁发展史,可以发现一个鲜明的特点——逆势而为。2001年,企业改制时,钢铁行业不景气;2004年以后,又遭遇国家宏观调控,钢铁行业首当其冲;2008年至今,全球金融危机爆发,钢铁行业又面临过山车般的险境。

  然而,中天钢铁就在这重重危机之中一路发展壮大,从一家年产50万吨的小钢厂,发展成为全省钢铁企业三强,在全省百强民企中排名第五,中天钢铁逆势发展背后的市场逻辑是什么?

  董才平:钢铁行业一直处于各种危机的“风口浪尖”,全国钢铁行业产能也的确供大于求。但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,从市场角度来看,虽然全国钢材供大于求,但华东地区却供不应求。这里存在着供求结构失衡的问题。目前,华东地区钢材产能只占需求的52%,是典型的钢材输入地区。一般的内陆钢材厂距离码头两三百公里,单程运费成本就是200元/吨。而我们通过常州港中天码头,物流成本只有9元/吨,中天的竞争优势显而易见。

  另一方面,从竞争角度看,只有夕阳企业,没有夕阳行业。我总结出一句话:市场无限大,看你本领大不大;市场无限小,有你没有他。因此,宏观调控并不排斥甚至鼓励优胜劣汰的竞争。在钢铁行业,谁力量小谁就被淘汰出局。要想生存下去,只有不断壮大自己。所以,把中天做大做强一直是我的追求,我是一个进攻型选手,从做钢厂的第一天起,就经常有一座大型钢厂浮现在我的眼前,人一定要有梦想有目标。

  记者:钢铁行业是典型的周期性行业,其景气度随着经济走势而大幅波动。去年的金融危机对于钢铁行业称得上是灭顶之灾,全行业都出现了亏损。但中天钢铁却在这场危机中独善其身,保持了盈利,这是一种偶然还是必然?

  董才平:去年的形势比较特别,像股市一样,前三个季度,天天看涨;后一个季度,满盘皆绿。7月,铁矿石价格疯涨到1800元/吨时,其他的钢材企业都在囤货赌涨,而中天钢铁却把库存量从五个月压缩到两个月。后来铁矿石一路暴跌,最后跌到500多元/吨,但无人问津。在青岛铁矿石采购会议上,只剩下一个买家,这就是中天钢铁,一下子采购了150万吨。不仅低价买到了铁矿石,而且与全球3大矿业巨头淡水河谷、力拓、必和必拓签下了10年长协矿合同,而在过去,长协矿协议都是由大型钢厂垄断的。

  这两件事情看似偶然,实寓必然。一方面是逆向思维,任何商品,大涨必有大跌,价格涨得已经偏离了轨道,就绝对不能在这些石头上下赌注,头脑不能发热。另一方面,与我的经历有关。我20多岁就在锁厂跑供销,经历过钢材市场几轮暴涨暴跌,对于市场的感觉比较敏锐,因此节奏踩得比较准。

  记者:铁矿石的故事是难以复制的,要把铁矿石战役所取得的暂时优势转化为有市场基础的胜势,中天钢铁还做了哪些努力?

  董才平:金融危机,对钢铁行业有冲击,但也有机遇,能让钢铁行业产品从一般水平提高到中高档水平。中天钢铁能在金融危机中实现盈利,并非偶然。我们企业从成立之日起,就一直着眼明天,不断加快产品结构调整,提高产品技术含量,由普转优,由优转特。去年,国家公布4万亿扩大内需刺激经济方案,其中基础建设投资是重头。中天就迅速调整生产结构,将70%的生产能力用于生产建筑钢材。而在这之前,中天钢铁一直在国内优质工业用钢市场上比较有优势,建筑钢材的比例只占集团销售总额的三成。就在别人还在加紧上马优钢项目之际,我们已经看到,大家一哄而上,优势就变劣势。现在正是中天钢铁“二次产业革命”的关键时期,我们在中天新区建设规划中,将重点研发高科技、高附加值产品,如果二次产业革命的要求能达到,中天就能屹立于中国钢铁行业,在世界也能占有一席之地。因此,坚持逆向思维,才能化危为机。

  记者:在您的企业家生涯中,似乎屡屡遭遇逆境,但您每次都绝处逢生,什么让您每次都赢在转折点上?

  董才平:中天钢铁是在一片“围剿声”中成长壮大的。1997年,我到“中天”的前身武进钢厂当厂长,也是临危受命。当时领导找我谈话,到钢厂主要3件事,千方百计复工、千万百计把工资发出去、千万不能让员工到政府上访闹事,坚持两年再平稳破产。但我来当厂长,决不是为了关门而来,是为了把企业做大做强才来的。后来我们跑了8家银行,实施了高线项目,终于使企业起死回生。2004年,“铁本”事件发生后,中天钢铁再次面临危机,但我们咬紧牙关挺过来了。金融危机同样如此,中天不是赢在起跑线上,而是赢在转折点上。环境恶劣,才能体现企业老总的智商、情商和胆商。在逆境中,胆商尤其重要。什么是胆商?就是吃得准、敢拍板。我们已经习惯了在风浪中前行。     

来源:常州日报 本报记者 崔彦玲